第一百七十五章 墨家巨子

  493333开马,“公输家的祖先公输班,又称鲁班,那可是木匠的祖师,现在木匠所用的锯子,曲尺,墨斗都是公输家的祖先公输班发明的。”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兴奋地解说道,有人认得此人署记彩帛行的东家夏肖。

  “何止是同行,公输家的先祖公输班和当时的墨家巨子可是还有一段恩怨,相传春秋战国时期,当时的强大的楚国准备攻打宋国,请来了公输家的先祖公输班制造了很多的攻城武器,墨家巨子墨翟听说以后,连夜从鲁国出发,走了十天十夜,终于到达了楚国,在楚王面前,二人用衣带作为城池,木板作为攻城工具,二人连战九场,最终公输班全部落败,楚王见到攻打宋国得不偿失,最终取消攻打宋国!”夏东家看着众人追捧的眼神,声情并茂的将墨家和公输家的恩怨说了出来。

  在场的众人,无论是听过的还是没有听过的,都不由自主的被墨子的风采所打动,作为一个普通的百姓,本能的反感战争,自觉地带入到墨子扶弱抗强的正义行为之中,这也是战国时期墨家得到极大发展的原因。

  公输鸿听到周围众人的议论不由得脸色抽搐,就因为这件事情,众人每一次提起公输家的时候,总要低墨家一头,在其身后,一众公输家子弟也是一脸愤恨。

  公输家这一次出山,除了不甘于寂寞之外,更重要的就是听到王家说墨家重现长安,并且风生水起,这才起了一较高下的心思。

  “当年先祖们未完成的较量,今日就在我们手上见个真章。”公输鸿一脸庄重的说道。

  闻讯而出的墨家子弟也纷纷站在墨顿身后,铁安更是全神戒备,随时准备出手,对面的公输鸿对其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冤冤相报何时了!千年之前的恩怨,现在重新提起又有何意义呢?”墨顿苦笑道。

  “意义,当然有意义,当公输家战胜墨家之时,就是了解恩怨之时。”公输鸿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是不会故意留手的。”墨顿也被激起了傲气,沉声说道,这关系到墨家的名声,同时也是对公输家最大的尊敬。

  众人大都称呼墨顿为墨家子,都知道那只是一个戏称,可从来没有往墨家巨子上面想。

  众人议论纷纷,一个个抬头看着墨顿,一脸的惊叹,在普通人家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只不过才懵懂而已,而墨家子已经成为了一派宗主。

  墨顿心中哀叹,他想解释,可是看到众人的眼神,知道现在已经黄泥掉在了裤裆,不是翔也是翔了。

  很快,墨家子就是当代墨家巨子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长安城,所到之处无不一片哗然。

  “墨家巨子必须由上一任巨子亲自指认,拥有墨家传承信物,而且要经过相里氏之墨,邓陵氏之墨,相夫氏之墨,三派之墨共同推举。”老张头道。

  墨顿想了想,自己的老爹任何东西都没有给自己留下来,更别说什么传承信物了,至于相里氏之墨,邓陵氏之墨,相夫氏之墨更是早已经不知消失了多少年了。

  “而且墨家巨子,必须文武兼修,勤俭节用,凡事身体力行,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遇不平之事,不惜慷慨赴死,你小子自认为占了几条?”李义也在一旁补刀道。

  他在得知公输家出现在长安城,并和墨顿照面的消息之后,立即推掉所有的重任,第一时间赶到了墨府。

  “可是也只有你能当墨家巨子,墨家已经衰落至此,你用了短短的半年时间,就让墨家在长安城站稳了脚跟,你不当巨子,谁来当这个巨子!”华老撇着嘴说道。

  “你不是传承墨子密著么?那就是墨家信物,而且是口口相传!”老张头脱口接道。

  “三派有没有传承下来还是个问题,再说不是也没有反对么?”李义张口就来。

  “那文武兼修,勤俭节用,身体力行……”墨顿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自己可吃不了那么多苦。

  华老顿时失笑道:“那是选择巨子的标准,你要是成了巨子,还不是你说了算。”

  墨顿想了半天,最终发现无论自己承认不承认,他已经成为了墨家事实上的巨子了,自从他穿越到墨家村,称为一名墨家弟子,就已经承担起拯救墨家的重任。

  当他亲自带着车队,进入长安城,走在队伍的最前列,竖起墨家大旗的那一刻,在众多的墨家村子弟心中,他就是墨家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