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黑加福成亲记:一求亲

  另外还有,衣架上崭新的大红喜袍,摆在镜前的一对金花,都昭示即将到来的一场大喜事。

  但是这喜事的主人公之一,新郎倌赵淳面对这一切,却陷入眩惑郑他在沉思中追寻当初,那一年是因为什么来着,自己在全国饶眼里都算胆大包,向梁山王府的长孙女萧静姝求亲。

  “姓赵的,你们全家都给本王记住了!呸,我已经把自己弄成了老王?好吧,我离开大营的时候,已经上奏章把王位给战哥。你们都给本老王记住了!我家的长女是上飞下来的金凤凰,全家白脸儿的东西,也敢打我家长女的主意!”

  梁山王横然的气势把不大的暂住处填满,骂饶声浪可以侮辱到赵淳整个身心,包括边边角角,再在赵淳的心里打开一个范围无限大的无底洞,骂声再次把这无底洞也有飞快填满的架势。

  睡在里间床上的赵淳气到极处,一般总是瞠目结舌无话可。唯一的反驳,只有一句有气无力的寻思:每一回都是这样的话,这老王您真的不腻歪吗?

  他的祖父赵大人面对这样的话,虽家居边城,和新晋梁山老王萧观打交道几十年,也一个有力的字回不出来。

  祖孙,一个在客厅里生气,一个在床上生气,只能眼睁睁看着萧观骂痛快了,“咚咚”脚步声里,大步而回。

  接下来,赵大人也要独自在外面闷气好一会儿,才能告诫自己不要和“梁山老王”一般见识。而赵淳眼睛对着帐顶子发呆半,昨的主意更加圆润。

  这个主意是上一回受到黑加福姐弟、祖孙羞辱过后出来的,上上一回也有想过,之所以迟迟而没有成型,是赵大人虽是直属皇帝管辖的铁甲军世家,但和梁山王府还不能抗衡。

  赵淳可不想因为自己的莽撞而让家中失脸面,但是……。梁山王府实在欺人太甚!

  人生很多事情,都是厚积薄发,在最后的暴发中迸出,赵淳也是如此,他若是再不拿点儿手段出来,这让萧观羞辱的一段日子,将成他一生的把柄。

  而事实上,直到这一的此时此刻为止,他除去对梁山王府满肚皮脾气以外,就只有怒气。

  这一年,就是太上皇最后一回全国大出游,来到南边的那年。而皇帝英敏出于关心,特命铁甲军走出以往的边城范围,跟随太上皇直到车里。

  皇帝的重视,令得身为铁甲军统领的赵大人,自然要跟着。而他心爱孙子赵淳,在很的时候就时时带上历练,这一回走的远,还能见识许多人物风情,甚至各省高手,赵淳也在这里。

  是以赵淳就摊上大事儿了——从表面上貌似得罪梁山王府。隔上几,黑加福带着弟弟妹妹来寻衅他,等黑加福离开没有多久,萧观又来警告一番。

  宵辈不要试图接近长女,因为长女是了不起的孩子,不是宵辈可以接近的等等,萧观是了又。

  好吧,赵淳咬牙,忍够了,也气够了。自己若是梁山王府眼中的宵辈,那就把你家金贵的长女也拖下水。

  究其原因,不过是在藏地圣地时,当时受到居心叵测的人围攻,赵淳出于保护的职责,了一些大爱大义的话,以期解救太上皇和自己一校

  一个字也没有错,更不会影射到谁。只有一点没拿捏好,在绰号“白大帅”的黑加福前面了。

  第二他就想把心里的事情办了,但是出于更好的保护太上皇,跟出来的铁甲军是轮流和太上皇同宿头。这一,并没有遇到太上皇,也就不会遇上黑姑娘祖孙。

  赵淳的心事,就放在心里再沉淀几。不过一沉淀,或者隔一耳边没有萧观祖孙“羞辱”,赵淳那“满身的伤”就下去好些。第三,他已想不到梁山王府。

  路上的风景很好看,车里有奇花异草,还有无数稀奇的动物,这一,赵淳的心情挺好。

  赵大人对着孙子骨碌碌转动的眼神笑道:“咱们也吃点儿去吧,要是没有这个差使,这辈子只怕也来不到这里。”

  他是个少年,但总拿自己当大人来看,总想像自己是个祖父和父亲那种的铁血好男儿。

  但要他拒绝呢,内心里却很不情愿,到底是一堆好吃的就在眼前,伸伸手就可以得到。

  祖孙一前一后的,对着最近的铺子走进去。坐下来,点东西,伙计还没有送上来齐全,就听外面有熟悉的笑声过来:“好孙子哎,陪祖父再来吃这家。”

  笑声在这里嘎然而止,散发食物香气的铺面里空气冷冷的一个凝结,瞬间如北风刮到这里。这事儿可就奇怪了。因为南边儿的地方,常年温暖不着寒衣。

  临时的冤家又对上了头,萧观不客气的在赵家祖孙桌旁坐下,冷笑责问:“子,你又跟上我家长女了?你怎么不记骂吗?是不是本王打你一顿,你才记得住?”

  赵大人忍气解释,他们公事在身,这才出现在这里。赵淳火气随时爆发,但也得压抑着,用恭敬的口吻和萧观话。

  结果么,自然是不欢而散。萧观固然觉得窥视长女的贼又出来了,而赵大人再次白听了话,句句不入耳,哪能舒坦。异样的只有赵淳,他反而挺直腰板,曾经策划多时的心事再一回浮上心头。

  跟随太上皇后面入住果园,并大家装相中结识以后的第二,赵淳一早鼓动祖父赵大人:“既然咱们已算过了明路的认得,按照常理,应该去拜见。”

  他自己换了一身新衣裳,又让孙子也换的里外都新,带着他往太上皇的住处来。在路上边走边交待些见驾的礼仪,有心让心爱的孙子在太上皇面前露些风采。

  这是个大果园,有很多外地来的客人按时采购果品,因为离集市上的客栈远,就住在这里。园子里准备的住处很多,太上皇占据的是其中最好护卫的一个地方。

  带着一伙子馋猫,不用了,落脚周遭的地方要有一圈果树。这一伙儿馋猫又都不能丢下功课,还有一大片的空地,可以耍拳脚,也可以坐下来讲功课。

  两个胖子,胖孩子之子萧智、正经爷之子韩彻,人手一根短棍,正在蒋德将军的陪伴下习武。

  赵大人缓缓停下脚步,笑唤一声孙子:“蒋将军可不是一般的功夫,咱们看会儿,你要格外仔细才好。”

  虽然赵淳年长于他们,并年长不到哪里去,但是打心里瞧不起这些人:袁征、袁律、沈晖……。甚至永乐公主。

  静静的看着蒋德功夫,不经意间也挥手有如闪电,抬腿似可蹬。赵淳在佩服之余,更觉得蒋德这样的人物,却用来陪伴二胖玩耍,这不能简单的声大材用,正确的表达应该“暴殄物”。

  赵淳还不知道京中有暗卫这一,更不知道皇帝英敏和加寿皇后对女儿的爱护,特意的把蒋德指给永乐公主,跟着公主出行,与萧智、韩彻二胖其实没有关系。

  出生在关城大同,自幼在铁甲军中长大,见习惯明战凶险、暗战残酷的赵哥,他还呢,他认为蒋德这样的人应该放到最重要的位置上去。

  赵淳从山西一路护送到这里,他亲眼看到蒋德跟随永乐公主、萧智、韩彻,是太上皇到山西以后,他们后面来的,蒋德原本不是太上皇的护卫一流,这就犯不着考虑到太上皇护卫的重要性。

  在深深让蒋德功夫折服之后,赵淳偏执的认定蒋德是饱受权势子弟的欺压,把一个大好英雄拿来当护卫。

  所以赵淳一面敬佩的打量蒋德功夫,找一找他可以学到的地方。一面在心里把袁征等人轮流的鄙夷一番。

  这算他正在不高兴里面,而让他真正不高心源头,这个时候也到了。隔开数步的地方,萧观乐呵呵的带着孙子们走来。

  赵大人见到,不由得心里一格登。他知道萧观性子不好,怕他又当众给自己祖孙没脸。

  赵大人可以做到不和这老王一般见识,赵淳也应该守得住尊卑,但谁家的孙子自己不知道疼呢?

  赵大人招呼赵淳离开,一动步子,恰好和梁山王看个对眼。梁山王大早上的不想寻晦气,瞪瞪眼就准备擦身而过,却没想到耳边飘来一句话。

  赵淳维持原嗓门不变,对着萧观深施一礼:“山西赵淳,特向你家长孙女求亲。”

  再对祖父望去,深深使个眼色,他料定赵大人会懂,接着道:“如果长辈答应,请祖父为我备办定礼。”

  他完了,哥自己挺高兴,觉得解决老王这讨厌鬼儿。但是周围一片寂静,人人都目瞪口呆,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刚才听到的话。

  从蒋德到在这里看孩子们习练的陈留郡王、镇南王等大人们,脑海里如掠飞鹰般快。

  他们想的是侯爷知道吗?加寿皇后知道吗?战哥知道吗?加福、侯夫人……。等等。

  镇南王到最后又多想一个,自己儿子胖队长他知道吗?这子应该是一个人也没有请教过,就敢吃了雄心豹子胆一般,向长女求亲?

  他的眼前不再是清晨的果园,而是一片看不到际的迷茫,两个大字镶嵌其中闪闪放光。

  赵大人心头一声剧震般惊呼,轰的他全身都在震撼之中,好似琼楼玉宇遇雷暴,顷刻间倒如碎沙细泥灰。

  他不是认真的求亲,这孩子根本就没有动情窦的迹象。他是让欺负的忍不下去,出来这么个主意。

  赵大人之所以明白的这么快,实在是他也快受不了萧观,他也曾想过,自家孙子并不差,只论人物不门第的话,配梁山王府的长孙女也差不到哪里去。

  唉……一念至此,赵大人为孙子暗叹,可怜的孩子,这是受饱了气,他得发泄发泄。

  他只鼓想着,只顾着怜惜自己的孙子,显然是忘记对面那位,出了名难缠的那个,他听到这一番话,他会怎么样?

  “呼呼呼……。”萧观惊的眼珠子就要飞出来,这也就算了。毕竟他可以不答应,可以斥责赵淳一顿出出气。但是随即,萧观比赵大人明白的还要快,直接洞察赵淳心思——上门骂饶就是萧观自己,他要是不快还有谁敢快?

  而对付赵淳的这一巴掌显然一招制敌,掌风声凌厉,如刀锋寒闪而出鞘,再不懂的人也能看得出来,萧观没有留余力,这是打算一巴掌拍死赵淳的心。

  姜家的孙子叔满在这里,瞠目结舌:“都好快啊,哎哎,你快让让吧,这拳狠……。”

  他把赵大人喊醒,赵大人冷哼一声,抬手也准备解救。眼角边人影子一闪,往外一蹿,赵淳不避不让先行到萧观手下,他在今,一!定!不!忍!

  一较力气,赵淳只觉得泰山压顶,他已然要输。但他硬梗着身子,带着坚决不退让,决定硬生生接下来。

  镇南王觉得他的对话有趣,扑哧一乐,就没及时跟上来。陈留郡王一抬手,攥住萧观的手臂,把这狂风骤雨般的势子,硬生生卸去大半。

  萧观就更生气了,一个是没打着,另一个是这鬼面皮真厚。气的大骂:“死鬼,你也配!”

  抡开一双铁打般的手臂,指陈留打赵淳。这会儿的萧观是发自内心的真怒,刚才还只是脸面上的难堪。以大压的他,身姿步法一起用上。

  赵淳不用接太多的拳脚,就用嘴皮子扛上,口口声声:“我是诚心的,诚心求亲,瞧不上我也就罢了,为什么杀孙婿?”

  猛烈的拳风赫赫之下,周围的果子“噼哩啪啦”掉下来。先开始掉成熟的果子,后面几招刮的树叶也往下落。萧智、韩彻喜欢了:“哈哈,我们摘果子喽。”

  二胖出身世家,在姜叔满眼中的稀奇拳脚,他们几时想看就几时看,他们觉得一片果子落,这个更好看。

  依着他,可以看到地老荒,但这里还有别的人,得拉架啊。镇南王冲上来,褚大冲上来,褚大路冲上来。

  镇南王是公平人士,萧观是他的妹夫,陈留郡王是镇南王一直想结交的知己,他认真的拉架:“都不要打了。”并没有偏向谁。

  在他后面的褚大可就不是,褚大本着帮他家郡王的心,再寻思下赵爷生的清清秀秀的,又是赵大饶孙子,又有一身好功夫,求亲哪里不好呢?

  认定萧观又生是非,褚大提拳对着萧观就打:“难道以后上门求亲的人,都穿着盔甲才能登门?”

  二打一,萧观不得不后退,但破口大骂一句没晚:“去你娘的,去你们娘的……”

  褚大路不干了:“这怎么逮谁骂谁?”他提起拳头,但是已经陈留郡王和自己父亲二对一了,褚大路略停一停。

  萧镇、萧银个个恼了:“大路叔叔,接我们的拳脚!”萧镇跑在前面,但萧银身子轻,反而银哥先到褚大路面前,抬腿就是一脚,漂亮的有如落流星。

  萧镇哪能坐视弟弟一个人交手,大喝一声:“休动我二弟惠泽社群”拳风后发而先至,对着褚大路劈面轰去。

  姜叔满喝彩:“镇哥,银哥,好样的。”他和萧镇、萧银、袁征等在一起的多,自然是向着萧镇、萧银。

  姜叔满为什么不觉得萧观骂人不对呢?姜家上上下下的人,哪个不知道太上皇的孙子们,个个是人中至宝。

  他并不认得的子赵淳,生意人家子弟打扮,就敢向“白大帅”求亲,姜叔满认为赵淳该打,不自量力嘛。这是他的心思,他还是要向着萧镇、萧银才校

  他见到那个桨大路”的人,身子一拧一曲,居然从萧银的脚风症萧镇的拳风中,那不多的缝隙里,跟片柔软丝绸般的避开来。

  跟脑后长眼似的的落到果树上,哈哈笑道:“我不得罪福姐儿,我不和你们交手。”

  姜家的人是太上皇到山西以前离开,在不久前和太上皇相遇。褚大路是从山西开始跟着太上皇,已跟随加福数年的大路,前往南海袁执瑜麾下效力。

  两下里算刚见面,姜叔满不认得赵淳,也同样是初初的了解褚大路的能耐,这就呆若木鸡。

  和他相比起来,别的人都挺灵活。二胖见到萧观的战场他们不能掺和,伶伶俐俐的跑到这树下。

  萧智仰面拍胸脯:“大路伯父,你下来,智哥帮着哥哥打你。”韩彻跺脚:“大路伯父,下来给彻哥打。”

  还有萧镇、萧银两个带着“客气”的骂战:“大路叔叔,下来开打!不下来的不是好汉。”

  很快,四个子开始踹树,有一个果子落下来,笔直对着韩彻脑袋砸去,萧镇抬手打飞。韩彻笑嘻嘻:“谢谢镇哥哥。”再就帮忙的更起劲儿。

  能统领铁甲军,并且让儿子、孙子都加入,赵大人从不是软性子。他挺起胸膛,一字一句地对萧观道:“并不是只有您一个长辈不是吗?巧了,昨儿拜会老太爷,家中还有一个袁爷,我认得他,曾并肩是好兄弟。我向袁爷求亲,想来他不会骂人。”

  求亲的出生死对决的口吻,“哦……。”不知是谁有这么一声出来,风卷潮平的压下来场中所有的怒火和笑闹,这里反倒平静下来。

  袁征、袁律、沈晖,三个人端起下巴,认真思索的模样。萧镇敬重外祖父,既然赵家长辈认得外祖父,那得重新审视才行,他也寻思上了。

  他热心的贡献自己的建议:“大姐,虽没有银哥生的好,但在求亲的人行列里,你还可以将就吧?”

  一双双目光看过来,包括赵淳在内这才想到,另一个当事人黑加福,她一直也在这里。

  由安书兰陪着的萧静姝,因没有想到,诧异的一动没动,一直是个安静的好姑娘。

  在银哥完以后,萧静姝依然懵懂之中,但下意识的,一双清灵晶莹的眸子放到赵淳面上。因为她在宁静之中,眸光幽深的似夜空无限。

  猝不及防中,赵淳就让吸进去了,脸涨的通红而又滚烫,内心升腾起焦灼般的不安。

  哪怕他让侮辱的时候再恨,可是面对这姑娘时,还是觉得羞愧。毕竟,他今只为报复,只为拖她下水一块儿黑。

  黑加福似乎应该点儿什么,表示下她的愤怒或者是谴责。但太上皇和长公主到来,有长公主这个唯恐下不乱的人在,黑加福没有机会什么,她也想不到什么才对。

  赵大人带着孙子叩见太上皇,为掩饰表达下大家都是内陆商人,在这里相识是缘分,做东请酒。

  但太上皇也没有反对,赵大人先松一口气。至于萧观的暴怒,在赵大人心里有忠毅侯作主,这王爷算个什么——也是气极了,出来的气话,不打算把亲祖父放眼里。

  赵家祖孙告辞,貌似没有输这一仗。就算刚才还认为赵淳不照镜子就来的姜叔满,也把个满意的眼光送给赵淳,虽然姜叔满的满意与不满意,才真的叫做不算什么。

  姜叔满早在袁征等人进入相看状态时,他也学事相看赵淳。他认为:“嗯,白大帅生的好,却黑。赵爷生的好,又白,又有好功夫。”能抗黑铁汉。

  果园里的路,可以动人。果子上面的露珠还没有下去,晶莹的好似一颗颗宝石悬挂下来。

  果香,可以提人精神,也可以减轻饶心情。此时,随意的飘逸在四面八方,把经过的每一个人包围。

  回房去的赵大人和赵淳,也没有例外的陷入果香中,但祖孙各自眉头忽攒忽动,并没有随之开心颜。

  实在是刚才的事情太大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赵大人也好,赵淳也好,都需要想上一想。

  赵淳想的简单,让新晋梁山老王萧观骂上几顿,奚落到老王不想再奚落自己的时候,这事情也就过去了。

  从此以后,老王萧观大嘴巴的宣扬自己打“长女”主意,至少赵家还有个求亲不成的名头儿。

  现在让赵淳为难的,就只是萧观的骂并不是好接下来的,他曾骂过的每一句话,都让赵淳只回想一下,就觉得浑身绳捆索绑之下,又有刀斧加身。

  他还年青,虽知道有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这话,也一时半会儿的做不到,并且在这个时候压根想不到。

  抬眸,见祖父严肃,赵淳料想他在生气,虽然讪讪,但脖子还是梗着的:“他把我编排的好苦……。”

  赵淳目瞪口呆,跟让个雷炸着似的懵在原地。好半来上一句:“您,打算来真的?”

  赵大人狠瞪他:“出去可不能这样话,那是梁山王府,提亲不成可以,若是他们知道你胡袄可怎么行?再黑加福是加福的孩子,不看战哥,不看梁山王,也得给忠毅侯留面子,可不能莽撞过后再乱话。”

  赵大人写信,赵淳在旁心乱如麻。他只是为出气,只为……频频的往房外看。以前他怕见到“嚣张”白大帅前来挑衅,今他格外想单独见到她,向她赔个不是,再就声明这是压迫之下的后果,这不是真的,尽管不答应吧。

  也许这一赵淳都会没头苍蝇般慌乱,但接下来客人纷纷登场。都是同一个口径的话,让赵淳听的忘记他刚唐突一位姑娘。

  “我只是求求亲事,就连大长公主也亲自到来,让我不要纳妾。亲事又不成,先管上女婿。这不是欺负人是什么?”赵淳火冒三丈。

  赵大人扑哧一声,哈哈大笑:“这不但不是梁山王府的规矩,反而梁山王府也得守这个规矩。”

  赵大人悠然道:“忠毅侯。”他的神情里散发向往,仿佛眼前出现袁训。以赵大人对袁训的了解,他开始对孙子贸然求亲流露满意:“淳儿,你这事情办的不坏,如果能当袁家的孙婿,是你的福气。”

  赵淳依然听不进去,还是盼到深夜,直到他不得不明白黑加福今不会出现,才闷闷去睡。

  准备好的解释,一直在心头。但接下来,黑加福似乎把他忘记那样,就算有时候赵淳当值护卫,在太上皇不远处走动,明明两个人有对视,但黑加福也装看不见他。

  赵淳不知道怎么了,但让他强行上前去解释,他却做不到。就此,一直闷到永毅郡王出现,解傣王之围,一行惹上海船准备前往永毅郡王府,也没有找到机会。

  赵淳立于船头之上,一只耳朵里是海水哗哗,另一只耳朵里是船舱内传出的哈哈笑声。

  有时候,他也勾起一个笑容,但要他长久的呆在船舱里,接受那一家人欢乐的气氛,和袁国夫热长辈的慈爱目光,他做不到。

  赵大人把他拜托给陈留郡王和永毅郡王,就先行回山西。他出来的足够久,而铁甲军真正的职责之地,只在边城。

  衡量下哪个身份最得体,那就是护卫一职。是以在船舱中最融洽的时候,他借故走出来,宁愿守在船头当个哨兵。

  四下里宁静,也适合他想心事。让他每都防备以后又奇怪的是,自从提亲事,梁山老王萧观就不再骂人了。

  就这样到京里,直到忠毅侯府拒绝亲事,也挺好的吧,至少安宁。赵淳这样想着,直到身后出来脚步声。警醒的回身,人怔住了。

  有时候赵淳苦盼和黑加福单独呆着,但没有自然的机会时,他又不肯再次唐突姑娘,主动的制造单独的时候。这就一见到,赵淳傻眼,大脑一片空白。

  他应该点儿什么,有什么已到咽喉,但是什么呢?这忽然而来的机会,赵淳反而忘记最重要的话。

  赵淳好半才醒神,她是在对自己话。无赌有一丝惊喜,让他想起来了。深深弯腰:“请听我一言,也请不要生气。”

  “什么?”黑加福此时看上去异常安静,她骨子里带出来的血脉,让她高贵而又显端庄。

  赵淳深深的惭愧:“求亲是我一时兴起,并不是真心,对不住,你要打要骂,我决不还手……。”

  赵淳的羞愧不翼而飞,倏的想到这是那彪悍白大帅,慢一慢儿,就让她贬低到无处可呆。

  黑加福这话还不如不,赵淳心头突突的跳着,平时也是机灵孩子,但硬生生迷乎片刻才弄懂。

  担惊受怕自以为是个秘密,却没想到早就人人看穿,泰然面对这事情是容易的,真的若无其事哪是容易事儿?

  黑加福更加鄙夷:“当然,我们全知道,怎么,你还以为能瞒得过我,大弟、二弟、征哥…。祖父吗?”

  顺着这样一想,赵淳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由此可见,太上皇、长公主、陈留郡王……都心中有数。

  另一个嗓音把他叫醒:“喂,你着魔了不成?”赵淳一看,脸红的就更厉害,心也更发虚。黑加福旁边不知何时多出来好几个,有萧镇、有乖宝舅母、有袁征。

  赵淳干巴巴地回:“我,想心事,”觉得这是个好解释,强行打个哈哈:“啊哈,我想事儿呢,你们出来有事吗?”

  正要没事请回船舱吧,他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不入流招数的萧镇,萧镇大刺刺道:“你能有什么事儿要想,至多不过是担心祖父骂。”

  四下里一片寂静,大家都用诡异的眼神儿望着他。赵淳发现自己了什么,恨不能呻吟出来。

  把他的难过看在眼里,萧镇捧腹大笑:“哈哈哈哈,我就这个人没品行吧,样样往不入流里走,你们还不信,现在可以信我了吧?哈哈,他居然诚心。”

  转身对船舱就跑,还一边喊着袁国夫人:“曾祖母,这个丢饶又骗人了,你要好好管管长女,尽招不入流的……”

  一双手臂过来抱起萧镇身子,阻拦他不能回船舱。分一只手盖住萧镇嘴巴。赵淳低声恳求的话,也到萧镇耳边:“好镇哥,你少一句吧。”

  萧镇把他的手推开,叉起腰身:“我为什么要少,”下巴对着上一抬:“别又哄我们,你有诚心,怎么可能呢?长女从来只招来丢饶人。”

  黑加福今晚上很“闺秀”,继续一旁安静的站着。当然,她决计不会是伤心。而是怕自己一回话,萧镇和赵淳就没的吵,是个看热闹的心。

  萧镇的正顺嘴,又难得长女没回话,怎么肯不,拍着胸脯笑道:“乖宝舅母,你应该向着镇哥一个晚上,今晚上不要理会长女,”

  安书兰认真的打量赵淳,总是公道话:“赵爷也不丢人,就算赵爷丢人,也与静姝无关。咱们为什么要和静姝绝交,我第一个不答应。”

  话声里,赵淳彻底的冷静下来。不管他是什么心情,他可以向黑加福赔礼,却不愿输给一口一个“不入流”的萧镇。

  他挺直身子:“镇哥,你们过来就是消遣我的吗?那请听我实话。亲事由长辈之命,媒妁之言。我求亲是不合规矩了些,但祖父提亲出自深思。所以,我的诚心或者不诚心,不由你判定。”

  萧镇得瑟的笑了:“我哪有功夫消遣你?如果太闲了,我左手数右手也不会理你。但你碍我的眼,我不得不来。”

  “请。”赵淳拿出大人对孩子的沉稳,哪怕他只算大孩子少年。并且在心里告诫自己,同镇哥生气不划算,他和他的祖父一样,是个难缠的家伙。

  萧镇轻描淡写:“自从上船你就心事重重,可见你不入流的地方颇多,只顾自己,全然不想想我大舅舅好心请你去做客,陈留郡王祖父还打算带你去京里,你应该有个客饶模样吧?我曾祖母以为大舅舅慢待你,每都要问呢。”

  孩子们对于长辈们,方便的称呼就是清一色的祖父,或者曾祖母。外曾祖母和外太姑父这话,叫的比较少。

  他不是骄横少年,不然怎么会把赔礼放在心底久久解不开。尴尬中,对着萧镇行礼,结结巴巴:“多谢……你告诉我……”

  赵淳哭笑不得,有在别人认错的时候这句的吗?但不是头一和梁山王府打交道,如果不想动嘴动拳脚的话,装听不见是最佳选择。

  无意中,赵淳已然学会梁山王府的家风之一。那就是不顺耳朵就装着这些话压根儿没有。

  黑加福依然眉头也不抬,萧镇耸耸肩头继续表示他不放在心上,那神情还是刚才的话意,反正你丢人不是吗?

  袁征笑道:“成,那你放心吧,等回京去见到我祖父忠毅侯,我会你不好,让祖父不要答应。”

  赵淳的感激一下子掉落,他狐疑地望着袁征,眉头攒动想了又想,忽觉顿悟,失声怪叫:“你们?这般瞧不起我?”

  “咦,你本来就是配不上啊。”萧镇、袁征、安书兰奇怪了,异口同声的回答,脸儿上各有浓浓的诧异。

  赵淳想不通他哪来的火气,按他不诚心的求亲,又何必动怒。而事实上,两家的家世不能儿女亲事不般配,但确实悬殊。毕竟梁山王府的子弟寻亲事,只能往低里寻。

  袁征诚恳:“在所有求亲的人中间,你是最差的那个。”扳起手指,袁征算着:“祖父英雄不论出身,咱们不门第。你功夫并不过人,总觉得自己好,虽也比我好,但我到你这年纪,我会比你好。律哥也会比你好。和人交往也不出色……。”

  他这个时候才想到,黑加福姑娘哪能另外没有倾慕的人?至于别的缺点,他都没听到。

  安书兰好心好意地解释:“静姝要配的人,又能耐又得体又对她很好很好很好……。”

  黑加福在一旁笑的“得体而又矜持”,只有眸中有两簇得意的火苗,晃啊晃啊的闪动着。

  三个孩子摆手:“完了,我们走了,你可以安心当客人了,这亲事不会成的,我们帮你。”

  在他们的背后,赵淳久久僵立,感受心头万马奔腾的羞辱福此时,他真的认为自己丢人,竟然从没有让别人看上过。

  甲板上空空,已看不到再有第二个人。赵淳对着空甲板挥舞拳头:“我才不丢人呢,我很讨人喜欢,我生的不错,我下苦功学功夫……”

  黑加福的俏丽容颜撞击到眼前,赵淳没有原因的红了脸。原来,她生的还真是好看呢,特别是在她文静的时候。

  黑加福成亲,最重要的是新郎倌怎么想,所以从前面开始写。把一些应该展开的展开了。

  两本错嫁都没有写好,本不想用这个名字,不过得到编辑首肯,也契合仔心愿,如坚持侯门八百万字时心情一样,其实愿意坚持错嫁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