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军自杀应给公众信服理由香港曾半仙

  6月24日,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刘亚军突然在广深高速铁路广州与石牌间铁路上与迎面而来的火车相撞死亡,这起自杀事件令舆论震惊。正当人们纷纷猜测刘亚军死亡理由时,中国民航新闻信息网却公布了刘亚军死因,根据刘亚军生前留下的遗书,称他选择自杀是“因精神抑郁所致”,“权威部门”还称“没有发现刘亚军个人存在党风廉政方面的问题”。而另据有关媒体报道,刘亚军的追悼会亦已举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其遗体上据说还覆盖了党旗。

  刘亚军为什么会自杀?一个正厅局级高官,为什么会“精神抑郁”?我们知道,大凡一个官员发生精神抑郁的问题,不外乎以下八个原因:一是腐败问题困扰,如知道自己贪腐正被组织密查,自然惶惶不可终日;二是为“情”所困,大老婆与二奶三奶的逼迫,贪腐的财物内部分配不均;三是因腐败而把柄落入包工头、黑社会之手;四是同僚间倾轨,互相勾心斗角;五是身患疾病,无法再享受“锦绣年华”;六是有功未受奖,有劳得不到提拔,或顶头上司乃冤家对头;七是自身患有心理疾病;八是家庭矛盾,或配偶感情出轨,或因日常琐事导致夫妇反目,或子女不肖,等等。大凡担任一个地方、一个单位“一把手”的官员,在外面总是风光无限,说了就算,权力很大,而且提任之前,都经过考察、述职,不可能发生“精神抑郁”或心理疾病。

  现在再来推测刘亚军自杀理由。有关方面自其遗书推断,称他“精神抑郁”,但丝毫未触及上述造成这种“抑郁”的八条理由中的任何一条,只是笼统地说“对不起组织培养”,而其最“过硬”的依据,是什么无法兑现到国际民航组织去任职云云,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刘亚军是大官,他去不去国际民航组织任职,想来也应是组织说了算,他去与不去,都照旧当他的高官,有什么理由“精神抑郁”?至于刘亚军因家庭、个人疾病等原因自杀,目前并无任何丝迹,也就是说,上面所述的五、六、七、八各点都不存在,况且据有关报道,刘亚军生前最后一段时光,生存状况正常,6月13日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并无异常。6月24日中午12奌时,民航某高层在办公楼内见到刘亚军,双方还互相寒喧,刘亚军神情亦无异常。但为何当天下午3点30分左右,刘亚军就出去“撞”了火车?

  而刘亚军的自杀情节,其细节公布时根本未交代清楚:第一,发现刘亚军遗体的现场,是否即是他的死亡现场?第二,刘亚军是怎么到“自杀”现场的?他是一位高官,应有专车,平时出门该有司机随驾,自杀前,他是自己驾车过去还是司机送他过去的?如果他未坐专车(或私车)过去,那么他是乘什么交通工具过去的?是否是步行过去?第三,他自杀这天的工作日程是如何安排的?自杀前当天工作状态如何?是否有精神恍偬的表现?第四,他为何选择这种自杀方式?为何要远离家庭、单位去野地自杀?

  鉴于近日民航系统反腐风暴越刮越猛,香港曾半仙,如民航局原副局长宇仁录、民航华北局原局长兼党委书记黄登科、首都机场原总经理张志忠、首都机场原副总经理黄刚、原国家发改委民航处长匡新等均已落马,因此,刘亚军在此时“自杀”,原因十分可疑,尤其令人不放心的是,其中会不会有“被自杀”的问题?

  当然,我们也不能一定认为刘亚军就有腐败问题,但这么个高官自杀,给公众一个交代是必须的,为此,我建议由中纪委和广东省纪委,在“党风廉政”问题方面对刘亚军进行一番认真的调查。其实,刘亚军是否廉政,只要看他个人及家属子女财产情况即可弄清,即他有无来历不明的财产?个人拥有的财产总量与其收入是否相符?重点呢,不妨查查他家有几套住房(包括外地的房产)?银行存款有多少?该人有无生活作风问题(若有贪腐必色,无贪即无色)?这些情况都弄清了,刘亚军的自杀问题才能尘埃落定。现在匆匆公布其轻生纯系所谓“精神抑郁”,实在有点扑朔迷离,反而容易引发王宝森式的“被自杀”联想,是不能让公众信服的。